2625_a2072

   我问黑珍珠,如果王总喝伤了,内伤了,会不会那个单子不给我们了。..cop> 黑珍珠靠在了床头,说道:“我都喝成这样,你不担心我内伤,你倒先去关心别人内伤了。”

   我走了过去,坐在了她的身旁,问:“那你没事了吧,要不要,我去给你倒一点热水喝。”

   她说道:“要。”

   我去倒了一杯热水。

   过来给黑珍珠。

   她说道:“喂我。”

   行吧,就喂吧。

   喝了热水。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他要不要那块地,我无所谓了,我不喜欢跟这样子的人合作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八百万呢?”

   她问我道:“八百万,就能让我去陪他睡觉吗?”

   我说道: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 气质的午后魅力

   她捂着头:“帮我按一按太阳穴,头疼。”

   我给她按着。

   她说道:“张河,昨晚你是不是把我给那个了。”

   我问:“那个,什么那个。”

   她睁开美目,瞪着我:“你说呢,还有哪个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哪个。”

   她说道:“装傻是吗。”

   我无奈笑笑,不知道她说的啥。

   我说道:“我怎么了啊。”

   她说道:“床单红色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是你那个来啊。”

   她在我耳边说道:“我是从来没做过那个事,是你把我弄成了那样,把我第一次拿走了。”

   我一下子后退了几步:“你不要污蔑我。昨晚是你喝醉了,勾我,然后你来那个,我可不会愿意浴血奋战。后来你自己去洗澡,穿衣服,换了床单,然后才睡觉的。你刚才说的那话,是说我把你第一次拿走。可能吗!话说回来,你还有第一次吗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哦,盘托出了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盘托出了。”

   她说道:“我勾你?我勾你?你长这样,我会勾你?”

   我说道:“事实就是这样子。”

   她说道:“通过你的种种行为,不难判断出,你在送我回来后,对喝醉没有防备的我有了贼心,然后对我动手,后来发现我来了生理周期,所以,你才放弃了。对不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算了,不说了,我好累。”

   我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然后便离开了。

   我都懒得理她,这人,无语。

   她会不会又去贺芷灵面前大说特说这个事?

   黑珍珠不就最喜欢干这事吗。

   无所谓了,反正贺芷灵也不跟我好。

   那个王总,在病床上,躺了整整三天,洗胃,差点没命。

   四瓶多的白酒,不知道他是怎么咽下去的。

   不过,这合同也是签不成了。

   黑珍珠还是十分有骨气的。

   假如换做是别的女人,估计真的是宁可去陪陪人家,但是,黑珍珠,贺芷灵,朱华华这些人,绝对不会这么做的。

   见过纯净的模特公司很多美女模特和女演员,为了名利,不惜把自己变得更美,就是为了嫁给有钱人,从而实现人生赢家。

   她们很多特别善于利用自身的优势,例如身高身材,美貌和假装出来的温柔性格,去俘获有钱男人,如果自身没有那么高的优势,她们会去隆,会去整,会去打扮,性格不好的,要假装自己很温柔得体大方。

   她们深知,男人就是喜欢女人漂亮温柔,可是她们只是想通过嫁给男人改变自己命运,却从未想过自己奋斗而改变命运,为什么呢。

   因为实在太苦了,而且女人青春有限,她们觉得自己通过自己的奋斗努力,也不太可能会实现暴富的可能,她们又不甘心于此,不甘心平凡生活,所以,就是要这么走捷径。

   最终的目的,是为了让男人对自己投资,榜上一个有钱人,自己也成为有钱人。

   这种捷径非常可耻,说真的。

   她们不甘平凡,没关系,人都该有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,但是不甘于平凡,却想要通过这样子的方式来实现有钱的价值,很可耻。这么做是在贬低她们自己,同样对男人也是一种伤害。

   她们会把自己的人生价值依附在别的男人身上,依附在别人身上,这也许能很快实现这个目标,但是长期看来,危害很大,因为伸手向上,就没有了尊严,成了男人的附属品,没有了被尊重。她们会觉得,自己越把自己整的越漂亮,就越有有钱的男人爱上自己,把自己给物质化价值化了,她们十有八九跟的那个男人也是这么认为:我越有钱,就越能去找越漂亮的女人。

   可是啊,女人终究会老,所以很有可能她们的下场是被甩。

   不过无所谓,虽然被甩,但我有钱就行了。

   这样的方式,其实就是在骗男人的钱。

   这样的女人,又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尊重。

   是的,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美女的,基本每个男人第一眼都是会被女人的美貌所吸引,可是那些物质化价值化的女人低估了男人对美色的自控力,当男人觉得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内涵,只有一副空架子更没有自己自食其力的自尊时候,男人会迅速对这个女人厌恶。

   甚至和她们聊天,她们都无法和男人聊得起来,因为她们徒有其表,她们只注重自己的外表,不会去提升自己的内涵和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,更没想过要努力的去打拼去努力工作自食其力,她们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,只是以为凭着自己的外表就能俘获有钱男人的花瓶。

   而我所尊重的,所看重的,所爱的所欣赏的两个人,贺芷灵和黑珍珠。

   她们有骨气,倔强,不靠任何人,有自尊,她们有自己的事业,她们闲时会看书丰富自己提升自己,她们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知识的学者,一个丰富的宝库,她们胸有千万军马,脑子有万千智慧。

   好看的皮囊,千篇一律。

   有趣的灵魂,万里挑一。

   真正让我感到对她们的欣赏的,是她们的骨气,傲气,倔强,智慧,上进。

   在管理局,找了刘局长,谈了一下工作的事。

   基本上,这管理局那旧监狱长都已经没有了生存的空间,她们的人也是被我们一步一步排挤出去了。

   那旧监狱长被撞断腿,如今,还没有出医院呢。

   一切,都风平浪静。

   刘局长约我去外面吃饭,我说行。

   下班后,我们去了一家饭店吃饭。

   当进来包厢之后,看到了刘局长的一家人。

   原来,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,回来了。

   回来干嘛?

   回来主要是办一些手续还有家里的事,特地抽出时间请我吃饭感谢我。

   我问刘局长干啥不先和我说。

   刘局长笑笑,说这你还要心理准备吗。

   我笑说不用。

   刘彤彤看起来变化特别的大,她化了妆,看起来是一个美丽成熟的大姑娘,不过还是坐在轮椅上。

   当我看着她的时候,她努力了一下,然后站了起来,这女孩,高个子,一米七这样,身材匀称高挑,长相好,稍微化了一个淡妆,又穿着一身裙子,看起来透着洋气。

   她对我鞠了一个躬,说道:“谢谢叔叔。”

   我急忙过去,扶着了她:“你,你坐下你坐下。”

   她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女孩子的香味,很香很舒服。

   担心她站不稳会摔倒,毕竟刚做了手术,还在恢复期。

   能站起来了,真好。

   她坐了下去。

   我问刘局长:“能站起来了啊。”

   刘局长说道:“是啊,能站了,过段时间就能走了。但是不能剧烈运动。她这样,我们已经很满足。”

   我笑笑,说道:“嗯,那挺好的。那有没有跟医生说说,让尽量恢复好。”

   刘局长说道:“恢复到八成就算不错了。你坐下你坐下,小张啊,你的这个大恩大德,我不知道怎么回报你才好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其实,是贺芷灵的功劳,我哪有什么大恩大德。”

   刘局长扶着我坐下,他才坐下来了。

   刘局长说道:“你也有功劳,你也有功劳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。”

   刘局长拿着菜单给我看,说让我点菜,我就点了几个菜,他们也已经点了菜。

   还点了一瓶红酒,一家人除了刘甜甜之外,都跟我喝。

   刘局长,跟刘局长的老婆,对我表示了感谢。

   而刘彤彤,为了感谢我,跟了喝了两杯,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孩,眼睛比以前更加的清澈明亮开朗,看得出来,她是一个极有教养的好女孩。

   喝了两杯酒的刘彤彤,脸红扑扑的。

   好吧,我看着她的时候,的确有一点点的心动。

   不只是一点点,很多很多心动。

   如果她去大学上学,这样的女孩子,必定是好多男孩子追求的对象,毕竟真的太漂亮了。

   她就是个校花。

   我对刘局长说道:“刘局长,现在这段时间,是特殊时期,我们得罪了她们那些人,所以,还是先不让家人回来的好。”

   刘局长说道:“我也知道,她们回来办事几天,就回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几天我还是派人来保护你们,办好后赶紧出去,等到以后时期成熟了,再回来。”

   刘局长点头说好。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