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86_a2066

   腊月下旬年将至,又近年关时节,京城里更加热闹。

   再加上各地考生陆续到京,京城许多客栈都宣告住满,就连一些客栈的通铺都有结伴而来的寒门举子包了屋。

   一时之间京城里话题最热的便是本次春闱。

   春闱往期有时在年前、有时在二月里才开始,今年是正月十五开始第一场。

   因而离京城远的考生就只能提前赶到,自己估算好时间了。

   今年卡在正月里,他们不能在家过年了再出发,也不能在正月里赶回家。

   三年一次的春闱一共要考三场,每一场要考两天,之后再歇上两天。

   也就是说考生要在礼部考场连呆两天才能出来,当然你可以提前交卷,否则就吃喝拉撒都在那格子间里呆着。

   若是有谁水土不服、吃不了苦、染了风寒或得了热症,就只能怪病不好了。

   当然三场下来得有十天时间是紧紧地悬着心的。

   第三场结束之后的休息时间就不用担心了,回住处睡个安心大头觉,醒来再等放榜就好了。

   若是心宽些看得开一点,这时候就是各地考生们四处游玩、谈文论典、结交其他考生的时候了。

  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

   而那时正是早春时节,南方的春天风光正好。

   因而三年一期的春闱,也会被许多举人当作京城一游的圣地。

   之后等结果出来,头三榜共三百贡士们上朝面圣,殿试取三甲,这才是金榜题名,也叫金殿题名。

   圣上出题,根据成绩和反应能力,最后御笔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提名,此为头甲,之后二甲、三甲就由礼部或礼部会同太师来裁夺。

   三甲受封,赐以进士及第匾,头甲则是状元及第、榜眼及第、探花及第。

   接着便是根据不同等级等官缺,或是很快就有合适的官职等着他们。

   再之后便是京城权贵的邀约,各种赴宴。

   这时候就看一个考生如何在官场经营人脉、谋求更好出身了。

   若是不得掌权者重用,就算考上状元也不一定有好出路,若是得了京中势力的垂爱,说不定普通进士也比一个御笔状元有更好的未来。

   因此……

   叶子皓在家时说的考完就回,不过是以安抚家人的心罢了。

   实际上他必须等到放榜,不然怎知自己有没有机会参加殿试?

   若真的回了,怕是殿试等于自己弃考了。

   但他不会在京等官缺,有便有,没有便没有。

   他努力读书并不是为了在官场飞黄腾达,而是为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谋个检验结果。

   之后回乡与家人团聚,再综合这次南下的经验,准备跑买卖。

   一直以来都是叶青凰辛苦绣花赚钱来供他走这条科举路,之后他要自己赚钱来让她共享富贵。

   有官便做官,没官便从商,他的人生从来就是豁达的。

   当然还有一件事,也是他要从商的初衷。

   有钱、可以四处跑、可以结交许多人脉,说不定哪天就打听到叶青凰的来历了呢。

   将东商州的海产运到边城去卖,还有东华州、青华州,这些北边州县,翻个十倍也是有机会的吧。

   这一路来,他和陈飞、赵沐秋也是谈论过许多回了。

   回家再加上没有来的赵沐扬,他们四兄弟可以试着将这笔买卖跑起来。

   当然现在他没有空,等考完,也要在京城里四处寻找商机,将南边京城的特产运回北方,应该也不会亏。

   这也是叶青凰拼命攒盘缠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 毕竟他们来一趟,若只为科举,根本用不到那么多钱,但他们有五百两攒在一边,就是为进货做准备的。

   陈飞和赵沐秋的本钱虽然少,但也可以一搏。

   大家都在等着叶子皓春闱结束,大展拳脚。

   而现在,叶子皓和周先生、郑哲煜正埋头苦读,没有再出过院门。

   周先生和郑哲煜还是进了京城一路找来这边时,骑在马上看了京城局部繁华的,之后就没有出过门了。

   他们自知天份不如叶子皓,若不更加刻苦一点,能不能考上还是未知数。

   而叶子皓有了两位先生在东厢闭门苦读对比着,哪里还敢有半分闲心做别的事?

   就连叶青凰都减少了和他说话的次数,也不让他再照顾孩子,最多就是想孩子了趁活动身体时出来抱一抱,或者吃饭前后抱一抱罢了。

   而每天的中饭和晚饭,也成为三个考生交换读书心得、探讨策论的时间。

   在叶青凰的提议下,他们给自己拟了个时间表。

   每天睡三个时辰,中午饭前饭后一个时辰吃饭、活动身体和探讨,而这时候也是有些饭后困盹的时候,用来说话便可促进思想的活跃度,减少瞌睡。

   一个年轻人每天能睡六个时也不算少了,也能有效保障身体健康而不会累病。

   而在伙食上,叶青凰也开始有所改善,她让陈飞买了一只大些的砂锅回来,三天吃一只鸡。

   而且是放了人参片、天麻、枸杞、红枣慢火炖着的鸡汤。

   当然家人都会吃,而不只是给考生吃,大家都很辛苦,需要补充体能。

   其余时候,隔天不是排骨炖山药,就是猪肚炖萝卜、花生米。

   没有汤的日子,就以米汤代之,有汤的日子,米汤就用来煨锅巴粥。

   平时鱼片火锅、红烧鱼、红烧肉、炒肉、羊肉火锅、炒牛肉,也常在她的菜单上出现。

   再加以青菜、豆腐、干菜,互相搭配着,不时调换一下。

   周先生和郑哲煜住进来后,就各交了二十两做为他们的伙食费用。

   叶子皓不肯收,说不过是添两副碗筷,但他们却说,二十两在客栈里住上三个月,住不到好房间,也吃不到好饭菜,也坚持不到三个月。

   所以他们能用这点钱享受这么好的读书环境,而且衣食无忧,真是占了大便宜。

   在他们的坚持下,叶子皓才把钱收了下来。

   他们租的院子是九十两,还有二两的中人费以及其他各处费用,现在两位先生住进来,虽不算分担房租,但在伙食上,确实可以让大家都吃得好一点。

   这笔钱,就被叶青凰用来专门改善伙食了。166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