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4_a2066

叶重信端了把椅子坐在靠门的地方,手中端着一碗甜瓜泥,甜瓜是井水浸过的,吃着凉凉的、甜甜的,在这夏天的午后,算是不错的果品。

叶张氏也在喂着两个孩子吃,不过两个孩子忙着搭积木,到是不贪吃,更不争吃。

两个孩子正玩得开心,叶子皓一进屋,小吉祥立刻抬起头来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“爹爹!酒酒!”

“嗯,爹爹喝了酒,要去睡觉觉,你带弟弟玩儿。”叶子皓走到凉榻前,抬起两手在两个孩子头上都揉了一下。

“舅舅!觉觉!”虎子仰着笑脸开口,意思是舅舅你快去睡觉,别晃他可爱的小脑袋了。

“虎子和哥哥玩啊,困了就到舅舅这边来睡觉觉。”叶子皓看着可爱的孩子不禁也笑了起来。

“小吉祥!虎子不去!”小吉祥一听就吃醋了,立刻要从凉榻上爬起来,伸着小手就要抢抱着他家爹爹。

原来小家伙吃醋了,争爹爹呢。

叶张氏无语地扶住了小吉祥,哄他:“小吉祥听话,让爹爹睡觉去啊,你和虎子玩耍。”

小吉祥看看爹爹、看看虎子,最后还是坐下了,将积木一推,大声道:“来!”

意思是搭完就没了,不如推倒再来,又能玩半天了。

东方爱丽丝少女梦幻历险

虎子本来因为哥哥推了积木而瘪了嘴有些不高兴了,但一听再来,又开始地忙了起来,则将刚才的不高兴忘到脑后去了。

至于睡觉?

也忘了。

叶子皓当然不会去睡觉,他只是回来看看孩子的,当下也拖了一把椅子在爹身旁坐下。

见爹看着他,便解释道:“凰儿给我弄醒酒茶去了,喝了就去县学,等回来晚上再请徐家福吃饭,中午都没让他来,总是不好。”

原来中午徐家福得知他们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派了小厮过来,要请他们到徐家去吃饭。

叶子皓自然是拒绝了,说晚上让徐家福过来吃饭,他还有事儿办就不登门了。

毕竟也就徐家福是他堂妹夫,徐家却不是他家亲戚,也就走得近算是亲一些罢了。

但是他们与叶青霞亲吗?关系也就是表面上的,自然他们也与徐家不算亲,只是徐家福为人不错,而走动起来了。

叶子皓这次回来和上次回来可情况不同,走上势时不亲近人会让人说道,落下势时不亲近人是谓识趣。

因而,叶子皓没打算去徐家,却接了徐家福晚上过来喝酒,至于叶青霞,他没提,爱来不来。

叶子皓正和爹说着话,叶青凰便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。

到不是叶子皓喝醉了需要醒酒,而是他要去拜见师长,一身酒意总是不好。

喝了醒酒汤,又吃了两块糕饼填了肚子,中午喝酒聊天,其实也没吃多少饭,叶青凰知道他的情况,准备很周到。

之后叶子皓收拾了一下,换了一件长衫,就喊了武明扬拖了一车酒和青华州的特产同行。

去县学,他到是不怕人知道,就坐在车尾,不像武明扬戴了一顶斗笠遮阳,他只能打开折扇遮在头上。

到了县学,守门人一眼认出叶子皓,上前作揖寒暄了两句,就让他直接去老院长的院子,老院长等着了。

听说老院长在等着,叶子皓心里一阵暖意,就像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,回来总有家中长辈在等着开导自己。

不说叶子皓去见师长又说起青华州的事情,家里,叶青凰忙完回屋,叶重信已经回粮行去了,小兄弟也同着他一起去粮行玩耍。

许久不去,回来自然不愿意在屋里呆着。

叶青凰在厅上与欧阳不忌说了会儿话,让他也回屋歇歇,如今来到靖阳就没那么多事情了,这一路辛苦,总要休整一下。

之后她又去了南房,陈菲菲正帮着岳飞花一起,给孩子洗澡换上小衣裳,看到主子过来就想行礼。

“行了吧,哪来那么多大礼啊,谨儿可还好?喂过温水没有?”

叶青凰摆摆手不让她们拘礼,她关心地上前摸了摸孩子的额头、又握了握小手,替孩子把了脉。

孩子刚玩过水到没有不精神,看到叶青凰还咧嘴儿笑得灿烂。

叶青凰也不禁被他逗笑了,伸手抱过来逗了一会儿,等两个女护卫把屋里收拾好,这才交给岳飞花。

“我得去看我家小吉祥去了。”叶青凰没有多呆,转身就出了屋子。

东屋那边,小吉祥和虎子似乎在因积木的摆法吵了起来,就听一阵“哗啦”声,接着是小吉祥喊:“来!”

叶青凰走到屋门口就看到两个孩子在凉榻上忙着挑积木摆着,不由莞尔。

叶子玉和小妹也已经过来屋里了,不过凉榻坐不下这么多人,有叶张氏坐在一旁,她们也只拿了小凳坐远一些。

看到她回来了,小吉祥立刻不管积木了,爬起来就伸着手求抱。

“娘!积木!弟弟傻!”小吉祥还告状说弟弟傻,顿时让大家哭笑不得。

这才多大啊。

“他是弟弟,他没你玩得多,你怎么可能嘲笑弟弟?你的行为说明你也傻。”

叶青凰走过去,却不急着将孩子抱起来,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他。

“哦……”小吉祥没想到被娘骂了,顿时瘪着嘴露出不开心的表情。

“看吧,骂你傻你还不高兴,那你说弟弟傻,弟弟就高兴吗?你自己不喜欢的行为,就不要对别人做,知道吗?”

叶青凰可不管孩子此时的心情,继续认真地教导着他,指出他的问题。

小吉祥仰起小脸看着娘,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,但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嬉笑撒娇,而是又露出思考的神情。

小吉祥两岁了,不再是一岁的时候只知道傻乐呵。

所以叶青凰和叶子皓虽然每天带着孩子也宠着孩子,却在一些是非和品德的问题上,不管孩子听不听得懂,都会认真去教。

他们一直认为,就算孩子现在不能理解,但说得多了总会记住,说不定哪天就想通了呢。

而今,孩子已经会一些简单礼仪了,现在也渐渐懂得思考。

见孩子思考,叶青凰也不再说了,只是站在他面前看着他,等他接下来的反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