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51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徐老太太的情绪很激动,语速快,声音大,光凭着这两点,裴成德就不是她的对手。

在这一瞬间,夺过主动权,震慑住裴成德,显然正中徐老太太的下怀。

不过,徐老太太目睹了裴成德这样盛气凌人的一面,可不会因为他现在是病号,就对他客气。

能在重病中,将颐指气使用得那么好的人,也不是普通人。

自然而然的,徐老太太要趁着这个苗头,趁热打铁。

“到时候,看儿子选我外孙女,还是选!”徐老太太冷笑。

“要真的逼急了我,立刻将两个孩子带回美国,跟裴家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,不信,走着瞧!”

宋唯一没想到,在这个时候,老太太竟然会跳出来激怒裴成德。

她知道,徐老太太的此举是为了她好。

但是这是裴成德的地盘,若是真的激怒了裴成德,他要用些什么手段,吃亏的还是她们。

“外孙女?”裴成德许久才反应过来,脸色难看得可怕。

极品厨娘装清纯美女温婉如玉杏眼莲脸高清写真

徐老太太冷哼,刚想点头继续说话,被宋唯一握着手,朝着她摇了摇头。

这种事,还不至于需要外婆给她出头。

接收到宋唯一发射出的信号,徐老太太欲言又止,最后瞪了裴成德一眼,狠狠闭嘴。

“什么时候,多了个外婆?”裴成德冷淡地看向宋唯一。

据他所知,现在宋唯一已经不剩下什么亲戚了。

“不知道的事情,多了去了。”宋唯一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打算。

“是吗?怪不得底气这么足,原来是找到靠山了,还敢公然威胁我?”

不过是一个老人家而已,裴成德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他的关注点,依旧在今天叫宋唯一来的目的,裴逸白,不能离开本市。

“呵,在眼里,大概什么都是别有居心。是不是今天,我不答应的要求,门外那些壮汉,就要冲进来,重新演绎我跟裴逸白分别的戏码了?”宋唯一的眼睛毫无温度。

靠山?

以为外婆在,就是她挑衅他的靠山吗?

他,未免想太多。

“呵。”裴成德古怪一笑,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“敢!”徐老太太忍不住了,气的两眼翻白。

“当着我的面,敢碰我外孙女一根汗毛,我就跟拼命。”徐老太太大吼。

现在,她后悔了,早知道就该接受儿子的人,随身带着保镖,让裴成德知道,自己也不是好惹的。

“吵。”裴成德皱了皱眉。

“还没有这个资格嫌弃别人,裴先生,劝若是真的想挽回儿子,还是学习如何做好一名父亲先吧。”宋唯一面无表情地送给他一句话。

徐老太太连连点头,然而想到裴成德的恶行,又故作矜持地拉长了脸。

“外婆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宋唯一不再看他,温和地跟徐老太太说话。

这一声外婆,倒是让徐老太太受宠若惊,许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“哦,好,好。”徐老太太激动地点了点头,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。

这是这么长的时间以来,唯一第一次称呼自己外婆。

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,但对于徐老太太而言,意义重大。

两人结伴,转身,从半开的门出去。

门外的保镖,没有人拦他们,安全地通过走廊,一直到彻底离开。

站在电梯里,徐老太太的小心脏跳的还有些快。

“唯一,之前这个姓裴的老头,就这么对了?”

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”宋唯一哪里敢跟老太太说自己之前的遭遇,老太太能心疼几个月。

“在为裴成德掩饰呢,哼,我知道,都是因为逸白的关系。”徐老太太撇嘴。

若不是她跟裴逸白已经有了孩子,对于这么一个家庭,这样的父亲,她才不乐意外孙女嫁过去受苦呢。

“没这回事,只是都过去了,再提也没有意义。”宋唯一浅笑,摇着头否认。

“算了,都是和逸白的事,之前已经够辛苦的了,我只希望以后,们幸福快乐。”

“恩,会的,您放心。”苦尽甘来,不是吗?

他们刚从医院出来,就跟王阿姨和裴逸白碰上了。

王阿姨到了裴氏国际,找裴逸白还花了一番功夫,这会儿整个人还满头大汗。

“老夫人和少奶奶出来了。”王阿姨喜出望外地看着他们的方向,裴逸白的眸子微沉,大步朝着他们走过去。

“逸白来了。”徐老太太也注意到了,满意地笑了笑。

终究外孙女婿对唯一是上心的,否则哼哼……

“没事吧?”裴逸白的目光,不住地打量宋唯一的浑身,生怕她受了伤。

“怎么来了?”宋唯一摇头,再看到裴逸白身后的王阿姨,似乎什么都明白了。

“他找做什么?”裴逸白俊脸阴沉,这个他,大家心知肚明。

“大概是警告吧。”宋唯一耸了耸肩,倒是不介意,直接告诉他。

警告?裴逸白的眉头拧得更紧。

“们先回去。”裴逸白拍了拍她的肩膀,目光却落在身后的医院。

“算了,也没什么事,别折腾了。”宋唯一从他阴沉的色,便猜测到了裴逸白想要回去。

回去又如何?要是裴逸白说点什么,估计他父亲又将这一切算到她的头上。

宋唯一自嘲一笑,谁叫她天生不讨长辈喜欢呢。

“作为孩子的父亲,的丈夫,这个时候,我若是选择沉默,还是不是男人?”裴逸白深深看着她。

专注的目光,让宋唯一一怔。

这句话很简单,可是听到了,自然免不了心里一阵悸动。

“外婆。”裴逸白侧目,跟徐老太太说话。

老人家正在小声跟王阿姨说着什么,冷不防被叫了一句,立刻转过身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刚才见他们小两口在说话,徐老太太虽然好奇,却也很自觉不做电灯泡。

“们先回去,一会儿我送唯一回去。”裴逸白淡淡的说。

宋唯一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怎么?

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恩,一会儿,自然知道。”裴逸白浅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