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1_a2047

   云轻言记得,她意识的最后最后,好像看见冰帝了,然后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。

   只觉得周身的寒意,几乎要将自己拖进无边的黑暗。

   “冰系法则之力认可了你。”煌炎眼眸微眯道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 “对了这里怎么和我梦境差不多?”云轻言环顾一周。

   煌炎:“你梦境里有什么?”

   “我好像置身于一片冰雪世界,没有星元力也没有修为,四周都是雪,看不到人影。

   后来我在一片暴风雪后面看见了”云轻言声音微顿。

   “嗯?”煌炎挑眉看向她。

   “冰帝。”云轻言轻呼出一口气。

   她刚见到冰帝时,对方那刺骨寒凉的目光还留在心底。

   虽然没有杀意和杀气,但她十分确定,对方想杀了她。

   那是一种蔑视蝼蚁般的睥睨和俯视,因为视生命如草芥,所以想杀人却没有杀意。

   白嫩如玉网球美女图片

   想到这,云轻言不禁握紧了手。

   诛神之上到底是一片多么广阔的世界!又有多少高手!

   想到自己以后会进入那个境界和众人高手群雄涿鹿,云轻言心底就升起一股不可抑制的颤栗心情。

   不是害怕,而是激动。

   她想要飞得更高,看得更远。

   “冰帝。”煌炎眉梢轻扬,眯着绯红眼眸轻轻念出这两个字,然后看向云轻言道,“你之前所见并非梦境。”

   “啊?”云轻言一双圆溜溜的黑眸微微睁大,“冰帝不是在百里旁边么怎么会”

   “冰心石是雪域至宝,里面蕴藏着一丝冰系的究极法则之力,所以才被用来当做雪域的奠基石。

   而冰帝,掌控的便是最本源危险的冰雪之力,甚至可以说,他就是法则本身。冰心石里残留着,便是他的一缕本源气息。

   你刚才通过的,是冰系法则的考验,也可以说是冰帝的考验。”煌炎道。

   云轻言摸了摸鼻子,以冰帝那排外又冰冷的性格,竟然没有直接杀了她这个觊觎他力量的人,反而让她通过了考验,真是不可思议

   她还记得,刚进去时,那双蓝眸里射出的冰棱浮光,明明是想掐死她这个外来者。

   “法则之力作用的是灵魂本源,你星元力依靠的是**而非灵魂,所以你无法调用力量,这点很正常。”煌炎继续科普,眸光柔和看向云轻言,

   “等你突破诛神,星元力便逐渐蜕变为灵魂力,到时候你就可以不必担忧这个了。”

   灵魂比**更加永恒,而修炼者最终的目标,就是增强自己的灵魂之力,达到不死不灭的程度。

   “嗯嗯。”云轻言连忙点头,“对了,你说改造玄戒需要本源元素之力,肯定不止冰系一种吧?”

   吸收个冰心石已经差点去掉她半条命了,再来几下,她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下去。

   那股冻结灵魂的寒冷似乎还未从骨子里散去。

   “嗯。”煌炎一眼就看出了她在担心什么,纤薄嘴角掠起一缕笑,“你不用担心,像冰心石这样的至宝毕竟难找,以后肯定不会这么危险。

   你这次这么凶险,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力量确实霸道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