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44_a2047

*** 云轻言脸上闪过一丝古怪。

是她想多了吗?

遇到疆无涯后,不论是煌炎还是帝九阙,都她身上有一股“臭味”。

疆无涯的气息,虽然诡谲了点,但却偏向那种甜腻勾人的花香,像是暗夜里绽放的曼陀罗花,危险又诱惑,但无论如何,都跟臭沾不上关系吧?

不过煌炎和帝九阙这两个家伙的反应当真是如出一辙的一致啊

见云轻言没有回答,帝九阙眸色变得更冷了一分,攥住云轻言手臂的手一扯。

“嘶。”神经放松下来后,猛地被这么一拉,瞬间就拉扯到了伤,云轻言顿时疼得倒吸一冷气,额头冒出一阵细密的冷汗。

若是她处于备战状态,这点疼痛,反而觉得不是那么痛。

可一旦她身体放松下来,被这么一扯,竟比任何时候都要疼。

几乎是第一时间,云轻言就想将手抽出来,再劈头盖脸地大骂帝九阙一顿!

那一声低低的倒抽冷气声不大,却让帝九阙心脏一颤。

他停留在那令人作呕的臭味上的注意力一转,冰瞳落在云轻言血肉模糊的手上,瞳孔狠狠一缩。

海神在飘舞

“你”他薄唇一抿,眼睑垂下,情绪低落道,“对不起”

一向睥睨霸道、冷然独尊的声音里带着丝颤抖、歉意、心疼,瞬间将云轻言要怒骂的话给堵在了嗓子眼。

她微微惊讶地一挑眉,手上传来的疼痛似乎都因为惊讶而减轻了一些。

高傲如帝九阙、唯我独尊的他竟然还会道歉?

就在云轻言惊讶时,一阵淡淡的金光覆在她手上,丝丝暖意传来,双手像是泡在温水里,每一个细胞都舒服得打颤。

割断的筋骨、外翻的皮肉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复原,不一会儿就光洁如新生。

光滑细腻的肌肤,像是刚剥皮的鸡蛋,滑嫩白皙。

不知道是不是云轻言的错觉,帝九阙的面容,似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变得稚嫩了几分,连身高,都矮了几厘米。

“是谁?”见云轻言伤彻底复原,帝九阙才收回了手。

他狭长的冰眸里杀意盎然,简直要将人吞噬,还没有放弃刚才那个话题,“是谁动的手?”

“一个变态。”活动活动两双恢复的手,云轻言吐出的声音一阵咬牙切齿,厌恶十足。

“南疆三皇子疆无涯,不过”云轻言瞳眸里寒光一闪,露出几分凝重,“我怀疑那具身体里已经换了个芯子。

他根本,不像是人类。”

对于帝九阙,云轻言不像对云天一样顾忌。

以帝九阙的实力,疆无涯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。

而且以帝九阙对疆无涯的厌恶,没准这还是一个隐藏的盟友呢!所以云轻言直接将疆无涯的事和盘托出。

“九幽紫毒草?紫蝶?”听着云轻言的描述,帝九阙眉头暗暗皱起。

难道是那个地方的人?

不过那个地方的人想要出来,比他直接从神域下来更要困难。

毕竟,那里,已经被封禁了上万年,想要突破封禁绝不容易。***